记忆中的火车上女孩儿   性爱技巧 

记忆中的火车上女孩儿




2003年,我大二,清瘦,留一头杂乱的长发,像文青,更像流浪歌手,但其实都不是,我只是想在大学毕业前放肆一下下而已。
那年暑假,异常炎热。我没回家,一个人背着包从广州坐绿皮火车北上,学生党,没钱,坐的是硬座,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坐火车。那时的绿皮火车很缓慢,窗子还不是封闭式的,上车时,很多农民工扛着大包直接从窗口往里爬,也有人扒火车。我深刻地记得,二十多个小时后,我到达目的地时那副灰头垢脸的样子,手能从脸上扒上一层灰来!
但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坐我对面的那个女孩,如果有幸她能看到我写的这段文字,如果她也还记得,我想跟她说:女孩,14年了,我一直记得你!
女孩看上去不大,脸上还有点婴儿肥(身上不胖),15、6岁的样子,兴许还要小一点,我做出这个判断是因为她的胸部发育得很好。没有打扮,但看上去很是秀气。
聊天中得知,她念初三,跟在打工的父母在广州读书,暑假回老家玩一段时间。因为她父亲就在旁边,所以没敢细聊,更不可能跟她要QQ号之类的了。我需要时不时用示弱的目光去迎接她父亲警惕防备的目光,以免让他觉得留着一头长发的我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青年。
但女孩也许觉得我那一头长发里满满都是流浪歌手、诗人的故事——那年头还是可以靠写诗把到妹子的,所以她貌似有点喜欢跟我说话,但其实那时的我还是处男,单纯的没见过太多世面。当然,我也喜欢眼前的这个妹子,她活泼地乱动,发育良好的胸跳动着,着实让我的眼光移不开。
那时的车箱里塞满了人,过道里甚至坐椅下方都是人,且大多是辛苦辛苦的农民工兄弟。很明显,他们也发现了这个很诱人的女孩,都时不时打量着她,但她好像没有感觉一样,说不上来是不在意还是因为年轻,懵懂的搞不清状况。
白天还好,到晚上,一车人又困又累,基本都睡着七倒八歪了,女孩的父亲在一旁已经睡得不省人事。她身体前倾,用双手支在膝盖着睡觉,我清楚地通过她宽大的领口看到了她大半的胸部,结实、饱满、坚挺,虽然穿着内衣,但悬空挂着的样子像两个硕大的木瓜。你能想像这对于还是处男且从未在现实中见面女性胸部的我来说,是怎样巨大的冲击——这些年我一直想不通,一个像她那么大的女孩,胸部怎么可以长得那么大?
她前倾过来,手时不时碰到我的膝盖,后来干脆放在我了我的膝盖上了。我回头一看,我后面的农民工兄弟也眼睛发直,突然对他们生出一丝厌恶来。也不知道是出于正义感,想保护这个女孩,还是自私地觉得,这是我的专属风景。后来,坐我右边的老阿姨熟睡后就倒我肩上了,为了避开她的脑袋,我趁机也前倾着,用女孩一样的资势睡觉,一来可以用我的脑袋填住她胸前的春光,二来可以离春光更近一点。我跟她的脑袋就这样靠在了一起,耳鬓厮磨着,其实这个时候可以在她耳旁悄声问她的联系方式,但最终还是没那个胆子。

夜渐渐深了,因为都是用手肘支着身体前倾,手不知不觉得碰在了一起,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睡着了(我感觉她没睡着,那个资势是头部耸拉着,很累。),她轻轻地握着我的手,我心跳很快,任由她握着,她握了很长很长时间,期间似有若无地感觉她的食指在我手心轻轻抠着,也不知道是不是火车摇晃的缘故!她胸前的衣服垂下来贴在我手背上,只要我轻轻往上一抬,准能碰到她的胸部,但我一路抑制着用手偷偷穿进她衣服里摸她的胸部的冲动——打心里觉得她还小,这么禽兽的事我真做不出来,好色也要有度。我一路没睡,时不时睁开眼睛借着微弱的光偷瞄一下她的胸,下身涨疼!她应该能感觉的到我炽热的目光。


就这么静默着,一路无言,岁月静好。可是,后半夜她们下车了,我第一次出远门,并不知道是哪里,感觉里应该是湖南某地吧!
她走的时候,我默默地目送她离开,尽管不舍,但我连再见也没有跟她说!
随后的几年,我一直期望能在广州的街头偶遇她(因为都在广州读书),然后鼓起勇气问她的联系方式,告诉她我可以等她长大一点。但有的人,擦肩而过后便再也没有了相遇的可能。
之后,我坐过很多次火车,再也没有过让我心动的“艳遇”。
这段偶遇我从没写下来过,只深刻地记在脑子里,见到这个话题,忍不住写了。细算一下,她今年应该也30岁左右了吧?不知道她可还记得那年在绿皮火车上手牵手的一头长发的少年?
希望有缘可以跟她说一声,我偶尔还会想起你,祝你幸福!


【完】
上一篇:火车小H文三则 下一篇:公交噩梦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