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面前的奸淫调教   少妇小说 

丈夫面前的奸淫调教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打到我的脸上,热热的,我睁开双眼被咖啡的香气吸引,走出卧室。地上的脏衣服不见了,餐桌上的泡面空盒也不见了,家里的一切变得井井有条,莹儿在厨房里准备着早餐。

  莹儿回来了,这里才是家。

  「老公,你起来啦。稍等一下噢,马上就好了。」厨房里传出莹儿的声音。

  我走进厨房,从身后抱住她,把她的小耳垂含进嘴里。

  「讨厌啦……好痒 ……医生说你现在还不能乱来哦……嘻嘻……」莹儿躲闪着我,差点把手里端着的咖啡打翻了。

  「是你昨晚把这个小盒子放在我枕头下面的吧?」我问莹儿。

  「嗯」莹儿笑了笑,用一双大眼睛看着我。

  我轻轻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颗钻戒。是那颗我丢在莹儿宿舍楼下的钻戒。

  「你被舍监赶走后,我和小青打着手电在楼下找了好久……」「老公……你已经求过一次了……这次就让我来求你吧」莹儿把头贴在我的胸前静静地说「我们结婚吧……你还愿意娶我吗?」「莹儿,谢谢你」我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眼前的一切瞬间变得模糊了。

  ***    ***    ***    ***走进民政局的办公楼,往左走是结婚办事处,往右走是离婚办事处。小小的空间里几家欢喜几家愁,婚姻生活的起始和终点都在这里展现了。

  我和莹儿坐在走廊里等着排号,看着另一边办事处里进进出出的男女,我抱紧莹儿对她说「我发誓,我们永远不会走到那一边」「嗯」莹儿在我怀里点了点头。

  ***    ***    ***    ***看着手里的小红本,再抬头看看饭桌另一侧的莹儿,她两颊绯红,也正在看着自己手里的那一本。

  「老婆。你现在就是人妻啦,呵呵」「嗯。人家现在也可以正式叫你老公了……老公~」莹儿撒娇道。

  「老婆,我会给你一个终身难忘的婚礼的」「婚礼其实不着急……老公,我想跟你说一件事……」莹儿收起了小女人的姿态「医生在你出院的时候,特意嘱咐过我,说你的病要尽早治疗解决,时间拉得越长压力会越大,治愈也会越困难。我知道老公康复需要我……我也考虑了很久……所以我……」莹儿把她的手机放在了我的面前,继续说到「老公,你不要怪我逼婚。虽然我知道婚姻并不能保证什么,但我真的很怕失去你……而且……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这本结婚证会给我多一些的安全感……」我拿起莹儿的手机,上面有一条短信「周六。香格里拉。窗前第三桌。不见不散。老枪」我脑子嗡的一声,莹儿怎么会有老枪的电话?我疑惑的抬起头。

  「老公,你别怪我。我不是有意看你手机的。你昏迷的时候,医院催我联系你的父母,我才……我才看到的」「那……你知道那天晚上的事了……」我试探着问「嗯……他都告诉我了……」

  莹儿低着头说「都过去了,人家已经不在意这事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才能帮你,所以……所以我就给他打了电话……」莹儿为了我的病,背着我和那个曾经间接调教过她的人通话,听到这些我心里产生出一种难受地兴奋感,是一种很难用文字形容的感觉。

  「你们见过面了?」

  「没有……他约我们一起去」「为什么是香格里拉?」我问道「是我选的,你忘了吗?那是我们开始的地方」莹儿抬起头深情的看着我。

  ***    ***    ***    ***「这里好像没怎么变样啊?」莹儿挽着我走进香格里拉的大堂,高跟鞋在大理石的地面上留下一串动听的声音,引来身边无数关注的目光。

  为了赴约,我敦促莹儿从下午就开始打扮自己了。

  莹儿把长发染成了栗子色,烟熏感的色泽让她看起芙媚中又带了一点点我喜欢的成熟感。斜分的刘海搭配外卷的波浪,又增加了一种复古的浪漫。

  今天的彩妆也与平时不同,少了艳丽多彩的眼影,多了几分双颊淡淡的红晕,是莹儿告别稚气走向成熟的标志,优雅大方的小熟女妆容,透着几分知性美。晕染的腮红更把莹儿轮廓分明的脸颊变得更加富有立体感。

  我为莹儿挑了一条深V领的黑色蕾丝晚礼裙。这是我给莹儿20岁生日聚会准备的,可她一次都没有穿过。裙子的材质虽然透明,但穿起来非常显身材,蕾丝的那种若隐若现的感觉会让人浮想联翩,而且并不会完全曝露重要部位,只是穿着时需要搭配肉色的隐形乳贴和丁字裤才不会破坏整体的美感。

  裙子胸前V领开到双乳以下,穿的时候要用魔力胶把衣服粘在胸线上才不会走光。下身的开叉更是高到臀根部,穿上后如果走得稍微快些,腿上的两片薄纱就会变成飘逸的裙摆,让整条美腿都曝露出来。

  莹儿一反常态,并没有埋怨我给她挑选这么曝露的衣服,反而从衣橱里取出一双肉色的透明长筒丝袜。在床上慢慢从脚尖套进挑逗的美腿上,宽厚的蕾丝袜根时隐时现的露在晚礼裙的开叉口,透出无限的性感。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当我们走过酒店大堂时,全部人的声音都变小了,莹儿变成了几十双眼睛的焦点,目送我们走进餐厅。

  「老婆,他们都看傻了」「你讨厌,我穿成这样肯定会被看啊」莹儿虽然嘴硬,但听到身后有人在小声议论她是不是哪个电影明星时,心情还是很愉悦的。

  老远我就看到老枪坐在窗前的餐桌旁。他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装,带着墨镜。

  魁梧的身材配上版型挺括的西装,让他浑身充满了男人味。他看到我们点了点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莹儿在看到老枪后,稍微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挽着我走了过去。

  「你们好。我是老枪」说着他摘下墨镜,伸出了手。

  「你……你是林叔?」

  莹儿惊呼到。

  「你是?……你是小莹?」

  老枪眯起眼睛,上下打量了莹儿好几圈,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你都变得我快认不出来了」我愣在旁边,接不上嘴「你们……你们认识?」「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是他,他是段叔的战友……我……我晚上回去再跟你细说」莹儿把我拉到旁边小声说。

  气氛变得有点尴尬,我把服务生叫了过来,拿起菜单开始点餐。

  我用余光看着老枪,见他目不转睛的盯着莹儿,就像要把她吸进自己身体里一样。莹儿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不停的往我身边挪着身体。

  「小莹,你妈她好吗?」

  老枪打破了尴尬的沉静。

  「嗯」莹儿点点头。

  「上次离开,一晃都这么多年了。那时候老段他身体一直不错,想不到人说没就没了,哎……」老枪喝了口咖啡继续问到「你是高二那年走的吧,今年……得有二十了吧?」「二十二」莹儿终于张口了。

  「不好意思啊,小米,这个实在是有些意外。这里面的事说来话长了,我们以后慢慢再聊。我们来说说今天来的正事吧」老枪说「小莹已经把你车祸的事告诉我了,还有你的病……」老枪看了看我的反应,顿了顿继续说到「小莹她很着急,我也觉得这里面我有一定的责任,我们都很想帮你,你是怎么考虑的呢?」我心想,你个老狐狸,把好话都说尽了,最后还推到我身上。

  「我也很想能尽快治好,而且,我和莹儿刚刚登了记」我得意的看了他一眼说「今后我们还会考虑要孩子,所以这病一定得治好」听到孩子,莹儿温柔地看看我,拉着我衣袖的手抓得更紧了。

  「我跟莹儿商量过了,这个执行方面的事情我们就交给你了。具体怎么做我们听你的,但是有几个前提条件要先说明白了」我继续说到「首先要确保安全,不能有任何伤害身体的事情发生。」「其次,不能有怀孕的风险」「最后,不能影响我们的正常生活,这包括隐秘和隐私的问题」老枪看了看我,没有直接答复我「小莹呢?你有什么要求?」莹儿把头挨得更低了,小声说「我没有什么要求,只要能治好我老公的病……」「好吧,我知道了。但是我现在还不能直接答应你们」老枪把身子往椅子上躺了躺,继续说「我也有几个条件」我心里道你个老东西,得了便宜还卖乖。

  莹儿却完全没有什么城府,她一听老枪有可能不帮我们,急忙说「那你说说你有什么条件,我们尽量满足你就是了」老枪笑了笑看看我,说到「我是个生意人,做什么事都讲究合同。这件事在执行上稍有偏差就会让我引火上身,所以我们要签一份契约」「再来,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我,所以小莹今天要做几个测试,过关了我们再签,如果你觉得接受不了,可以在签之前随时离开,你们觉得如何?」我看了看莹儿,等着她的答复。

  「我可以的……我都听你的。」

  莹儿拉着我的手说。

  「好。我做事就不喜欢拖泥带水。既然你们同意了,我就要出第一个测试了」老枪很高兴,手里一边把玩着一个黑色的小盒子一边说到。

  「你今天的打扮很漂亮,我非常喜欢。我知道你戴了乳贴,穿着丁字裤,你现在把它们都脱掉」老枪轻描淡写的说完,莹儿浑身一震。但这是一条她自己选择的路,为了我,她付出了自己的全部。

  莹儿看到我肯定的眼神,慢慢站起身来,刚要离开座位就被老枪叫住。

  「在这里……脱掉」老枪一字一句的说到,声音里隐约地有一种让人不可抗拒的力量。

  莹儿抬起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虽然其他桌离我们不近,但刚刚走进来太过闪亮耀眼,餐厅里的男人大多眼神都还集中在她身上。

  莹儿绝望的坐下,伸手把胸口粘合衣物和乳房的魔力胶撕开,把胸贴慢慢取了出来。两颗小奶头受到了蕾丝材质的摩擦,坚挺得硬了起来,其中一颗还透过了蕾丝的缝隙从胸前探了出来。

  莹儿越坐越低,慢慢把手伸到群叉之间将丁字裤拉到胯部,又再看了看左右,趁人不注意时稍稍抬起臀部,让丁字裤顺着大腿掉到了地上。

  「踢过来」老枪命令道莹儿一抬腿,下身一下子露了光。丁字裤已经在老枪手上了。

  老枪把肉色的丁字裤里面朝上,放在了餐桌上。

  「第一关你超额达标了,你已经湿透了吧」我顺着老枪说的看去,布满干涩白斑的丁字裤上沾满了莹儿的淫液。

  莹儿在有意识的情况下,第一次在老公面前被另一个男人调教,她害羞得双眼紧闭,两颊绯红,双手支在两侧,却不敢遮挡身体,深怕老枪不通过测试。

  「好,你现在把腿分开。」

  老枪继续发令。

  莹儿大口喘着气,慢慢把两条腿向两边分开。

  「开得再大点儿……对……你下面怎么还有阴毛……你老公喜欢白虎你不知道吗?」老枪说话的声音故意大了些,引起了旁边几桌的注意。

  莹儿发现后,突然把腿合拢了起来。但她看了看老枪和喘着粗气的我,下了下狠心有把腿慢慢张开了。

  「那女的在干吗呢?」

  「她干嘛把腿张开啊?……啊……好恶心啊,她下面什么都没穿……」「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年纪轻轻的,就这么不要脸……」「哪儿呢?哪儿呢?我看看」「她刚进来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她里面什么都没穿,你还不信,切……」「看什么看,再看我走了啊!」

  隐隐传来旁边桌的交头接耳的议论声。莹儿听得面红耳赤。但没有下一个命令之前,莹儿却只能一动不动的让别人羞辱议论。

  我看着心里隐隐得作痛,但又兴奋得无与伦比。我给了老枪一个肯定的眼神。

  老枪心灵神会。

  「你做得很好,能看出来你老公很兴奋」受到鼓励的莹儿,大颗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却坚持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还有最后一个测试,你通过了我就跟你签契约」老枪对莹儿说「这个测试有点儿挑战性,你想清楚要不要继续后再做」「我要你自己去最里面那桌」老枪指了指「和那个抽烟的男人借个打火机」「但不能用手拿,不能用嘴叼,也不能发在衣服里,你很聪明,明白应该怎么做,你老公在看着你呢。」老枪故意强调了最后这句话。

  在我兴奋的表情下,莹儿看了看我依然塌陷的裤裆,慢慢站起身来「老公,你不要怪我。」说完一晃一晃得向里桌走去。

  目送莹儿离开,一晃一晃得走到那个男人桌前。

  我回头看了看才发现,酒店的服务生和大堂经理已经开始注意我们这边了。

  「咱们不会惹什么麻烦吧?」

  我小声问老枪。

  「你放心吧」老枪还是一贯的沉稳。

  几分钟后,莹儿走了回来。

  「东西呢?」

  老枪问。

  莹儿没有回答,但我发现她一条腿上的丝袜不见了。

  没过多久,里桌的男人结完帐走了过来,把打火机扔到了我们桌上后,站在了莹儿身旁。

  莹儿无奈地俯下身,把另一只长筒丝袜从腿上慢慢脱了下来,丝袜从白嫩地脚趾间脱离的瞬间,妖娆无限。

  莹儿把丝袜卷成一团交给他,男人笑了笑,说到「这妞儿不错,哥几个慢用啊」说着把丝袜凑到鼻子上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消失在餐厅的门口。

  老枪从桌上拿起那只打火机在手上把玩着「小莹,你点儿都没变,还像以前一样聪明。你没用手,没用嘴,也没放在衣服里,借到了打火机。但你也知道这不是我想要的方式」莹儿低着头不敢看老枪的眼睛「记住,是你先找到我的,你的作法让我看不到你的诚意,我觉得我已经没有必要继续待在这里了。」说着老枪站起身往外走去。

  「别……别走……林叔我……我不是……有心的,你给我点儿时间……好吗?」莹儿拉住了老枪的胳膊,央求着。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自己考虑清楚了,再来找我」说着把一张纸条放在桌上,轻轻推离了莹儿的手,径直走了出去。

  莹儿看了看傻在一边的我,伏在桌上哭了起来。

  我抬手拿起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在城北的别墅区地址。

  ***    ***    ***    ***一路到家,我和莹儿都没怎么说话。

  我们依偎在沙发上,胡乱换着电视的频道。有时开着电视并不是为了看什么,而是需要电视里的光影和声音来掩饰尴尬。

  莹儿把头枕在我小腹上,突然问我说「老公……你不想问问我林叔的事情吗?」「你想告诉我的时候自然会说的」我眼睛盯着电视屏幕,假装专心看着节目。

  「这世界太小了,我以为永远也不会再遇到他了……」莹儿自顾自得说下去。

  「林叔是段叔的战友,在老山前线救过段叔的命,后来不知道犯了什么事儿被部队开除了,之后就来投奔段叔」「林叔住进来之前,段叔其实并没有打过我的注意,都是因为他……我才和妈妈一起被他们……」「虽然妈妈阻止不了他们把我拉进来……但每次他要……那什么我的时候……妈妈就以死相逼,他一直没得逞过。所以每次他和段叔玩妈妈的时候,林叔就会想出各种各样变态的玩法折磨妈妈……直到后来他离开……听段叔说是去了日本……」「对了,你记得吗?妈给咱们的那包东西里,有好多都是林叔从日本给段叔寄过来的」莹儿避重就轻的说完了事情的前后经过,我不想逼她说出什么,我知道之后有的是机会。

  「你……你下面好热……老公你听到这种事儿……真的会兴奋吗?」莹儿把手伸进我的内裤,握住我的阴茎。

  「会。但是我不想你强迫自己」我轻轻扶着莹儿的长发,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嗯」莹儿若有所思,我已经可以猜到莹儿要做什么了。心里不禁感叹,这个欲擒故纵的老东西把莹儿的心态拿捏的太准确了,之前一定发生过什么莹儿没告诉我的事情,但我并不急于追问,后面有的是时间……「我去抽根烟」我拿着正在震动的手机走到阳台。

  「是我,说话方便吗?小莹来之前,你有一些准备工作要做」电话那边传来老枪的声音。

  「你怎么知道莹儿一定会去?」

  我苦笑着。

  「经验」老枪给了我这句非常微妙的回答。

  「具体项目其实非常简单,每天晚上和小莹前戏,在高潮前夕停止,注意,要确保她一直得不到高潮。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小莹就会让你和我联系的。」「我知道你们现在放暑假可能会出去玩儿,但不要让小莹做运动量过大的事情,要保持她的体力,这样欲望才会比较强烈。」老枪说话从不拖泥带水,交待完事情就挂断了。

  回身看看卧室里的莹儿,她抱着一人高的大布熊蜷缩在沙发的角落里,这个自己曾经认为熟悉的像身体一部分的女人,现在像谜一样吸引着我。

  ***    ***    ***    ***莹儿尖叫嬉笑着被我抱进卧室,笑闹声在我双唇的覆盖下骤然而至。莹儿把舌头伸进我的口中努力回应着我,双手在我胸前游走。

  我知道今天下午的调教曾让她欲火焚身,但碍于女人的矜持,她还没有学会主动去索取。

  我一边吸食着莹儿的乳头,一边用指头轻划着她的大腿内侧,时不时故意轻扫几下她沾满淫水的阴唇。

  「啊……老公……」

  莹儿闭起双眼享受着我的爱抚。

  「说真的,撇开老枪不说,晚上在香格里拉你感觉怎么样?」莹儿拉住我的手,伸向自己的下体。

  「嗯……其实……下午人家走在大堂里面的时候……就湿透了……啊……老公……人家下面有点……痒」「难道你喜欢被别人偷窥?」我问到「嗯……我也说不清……我不喜欢被别人看……是因为老公你在边……我……想到你……看着我被别人玩弄的样子……就觉得自己很下贱……我每次这么想就会觉得刺激得受不了……我也不知道……好复杂……老公,人家想要……」「原来你喜欢这种被别人侮辱的感觉」我恍然大悟「嗯……对……我喜欢这种被人觉得自己比婊子还下贱的感觉……你添得我好舒服啊……老公……你下面也有感觉了吗?……啊……我要来了……」想起老枪的安排,我舌头瞬间抽离了莹儿的阴核。

  「啊……别……别走……」

  莹儿的眼睛已经发萌,双手向自己下体伸去。

  我拉开她的双手,把她抱在怀里,狠了狠心说到「老公累了,明天再给你,睡吧」在高潮前渐渐退去的欲望烧尽了莹儿最后一点体力,在我的怀里睡着了。

  我回想着刚刚莹儿的反应,虽然听起来像是她的心里话,但她最后仍然在关心我的反应,难道是为了迎合我的幻想故意说得那番话吗?我被莹儿弄得更加糊涂了。

  如此这般,持续了两个礼拜,莹儿的脾气渐渐有了小的波动。平时一贯温柔体贴的她也会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跟我怄气了,我知道这是欲望得不到发泄的结果。

  每天晚上都能感觉到莹儿的进退两难,她不忍放弃和我温存的机会,这也是她确认我们感情的一种方式,但得不到高潮的肉体接触已经快把她逼得精神崩溃了。

  终于,四个礼拜后又一个欲求不满的晚上。

  「老公……我们试了这么久还是没有什么进展……我考虑了很久……觉得是不是应该再找找林叔……」莹儿小声地在床上问我。

  「我最近事儿比较多,你和他联系吧」我故意装得不经意得说。

  「老公……我有点怕……」

  「老公在旁边,你有什么好怕的?而且他也不是什么陌生人」我后面这句明显有些醋意,不知道莹儿听了是什么感想。

  ***    ***    ***    ***老枪的别墅坐落在城北的新式高级别墅区里,这里每栋别墅的设计都不一样。

  走进老枪的别墅,我和莹儿才发现他不是一般的有钱人,这是我见过的现代感最强的一栋建筑,通体用有色玻璃打造,后面还连着一个人工湖和私人的小码头。

  老枪好像已经习惯了客人的这种反应,他很礼貌得把我们请到了后面的客厅,这里可以环顾整片湖景。盛夏的太阳映射在湖面,波光粼粼甚是好看。

  「几个礼拜不见,小莹又变漂亮了」老枪对莹儿笑了笑。

  「我们考虑好了……还是想继续……」

  我对老枪说到。

  「小莹呢?这次真的想好了?」

  「嗯」莹儿轻轻点了点头。

  「那还是按照我们之前商量好的,先签份契约吧」老枪从茶几抽屉里取出一章纸放到莹儿面前。

  「你不用签字,只要对着它念一遍就可以了」老枪指了指不远处三角支架上的一部摄像机「如果你念不下去了,契约就当场作废。当然,这也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想好了你就可以开始了」老枪对我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给莹儿任何意见。我只能微微点头表示接受。

  莹儿读了一会儿,脸渐渐从双颊红到了耳根,又抬头看了看镜头,拿着纸念了起来「我,赵莹,从XXXX年XX月XX日开始,经我丈夫的容许,自愿成为老枪的……性……奴……承认老枪主人的地位……」「大点声,你老公他听不清楚」老枪故意抬高声调大声说到莹儿被吓了一跳,回头看了看我,发现我没有要阻止她的意思,只好转头继续念下去。

  「从即日起,我身体的全部归属于我的主人。没有主人的容许,任何人不可以碰触我身体的……敏感区域,包括我的……丈夫和我自己。夫妻房事需提前七天……和主人申请。主人享有随时……随时……任意使用我身体的权利……」莹儿流着泪断断续续得读着。

  「我的丈夫拥有随时废止契约的权利。」

  莹儿读到后面这句时情绪上才稍稍稳定下来。

  「从理论上讲,这不是一个有什么约束力的契约」老枪对莹儿说「你违约对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但是如果我发现你违约了,我会立即自动离开」老枪看着我,逼我把话接过去。

  我狠了狠心,对老枪说「我们已经试过很多不同的方法了,到现在为止,只有你参与的时候我才能感觉不一样的刺激感,下面才有感觉……如果你也没有办法了……我就完全放弃……」听到这里,莹儿突然转过头,流着泪对老枪说「不会的,林叔……我们不会违约的……」「你在好好想想,刚刚那句应该怎么说?」

  老枪站起身来,俯视着莹儿说莹儿用眼睛偷偷瞄了瞄我,瘫坐在地上。

  「主……主人……我不会违约的……」

  「很好。骚货。我以后就这么叫你了。骚货,明白了吗?」「骚货……明白了……」

  莹儿忍着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颤声道。

  「你现在去洗澡吧,浴室在二楼」老枪命令到。

  莹儿转过头来看着我,想知道我的意愿。

  「骚货,你看你丈夫干吗?想清楚谁才是你的主人?」老枪大声质问到。

  「听……听你主人的……乖……」

  我只能小声附和,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即心酸又兴奋,下面要发生的事情的不确定感给了我莫名的刺激,让我裤子上湿了一片。

  莹儿把我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里清楚这是我们能走的最后一条路。擦了擦眼泪,起身走上楼去。

  【完】
上一篇:女尼掌门 下一篇:韩雪老师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