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乳性奴养成记】(36)【作者:willerection   人妻小说 
字数:11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六节:周美凤与乔启康的博弈

  这一天,李琴突然间打电话给我:「峰哥!」我接起李琴的电话,脑海里还是几个月前地铁性爱的场景,想来这时候李琴的肚子已经越发的浑圆,乳房也日益浑圆了。几个月安静的婆媳生活将李琴本身温顺的性格磨合的更加的平顺,电话里,李琴的声音很微弱,似乎有些吞吞吐吐。

  「怎么了?按耐不住平凡的生活?你又想我了?」我故意挑逗道。

  电话那头先是沉默,然后是一阵走路的声音,一阵轻微的关门声后,李琴开始说起话来,但是有些吞吞吐吐的:「主……主人……我……我想你了!我也想请你帮帮忙!」李琴似乎一下子难以适应这种主仆关系,但是她还是勉强自己叫我主人,比刚才更加的毕恭毕敬。

  「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吧!」我见状回到。

  「我的妹妹李君,已经大专毕业了,正巧要找一份空姐的工作,你看你能不能帮忙走走关系!」李琴说道。

  「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有关系呢?」我问道。

  「我听说你在书记家当司机,和市社科联党组副书记曾书记关系也挺好,所以只能请你帮忙了!」李琴紧张的说着。

  李琴说的是乔书记和曾丽萍的姐姐曾秀萍,想来曾秀萍和李琴可能也有过一面之缘,我捉摸着这件事情的难度,但是未答应李琴:「要我帮忙可以,你知道需要怎么做。吃过晚饭你到你家楼下的地铁站等我!」

  「主……主人……你要做什么?」李琴更加的紧张了,她似乎想到了两个月前几近疯狂的地铁性爱。她几乎红透了脸。

  「既然你都开口说想我了,不来慰劳慰劳我吗?」我问道。

  电话那头又是久久的平静,李琴显然是在打电话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好的,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之后我紧急联系了曾秀萍,简单说明了情况之后,曾秀萍爽快的答应了。她电话联系了负责招聘空姐岗位的负责人孙经理,并且迅速的将李君的信息报给了对方,为保万全,曾秀萍回电话给我要求我明天一早和李君一同去孙经理办公室一趟。万事俱备之后,我暗自欣喜,又给李琴打了个电话,要求她晚上也将妹妹李君一同叫上。

  周美凤自从和乔启康会面之后,梨花新区的办公楼工程便提上了日程,她一面安排人负责了工程预算、标书的制作,而更重要的是周美凤朋友圈中最为著名的建筑国企单位本市最大的建筑公司——市第一建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方磊。方磊一直以来都是满园酒楼的大客户,也因此周美凤此前与方磊的合作机会非常的多,双方互相也均对这次的梨花新区的办公楼非常的感兴趣。加之周美凤此时已经和书记乔启康搭上了线,奈何方磊此前一直与前市长李强关系密切,百密一疏中漏掉了与乔启康的关系,谁知权属易主此时却吃了闭门羹。介于此情况,方磊对于周美凤抛来的橄榄枝竟欣然接受了。

  在乔启康这方面,周美凤还差一层窗户纸未捅破,那就是与乔启康开门见山的谈工程方面的意向。也正是这天中午,周美凤的电话打了过来。「小峰,今天我约了乔书记在银海大厦吃饭,你可得多帮我说几句话啊!这个项目已经谈到这个地步了,需要你一个敲门砖哪!」周美凤的性子我知道,这件事拖了这么久,难怪她会如此着急。她几次邀请乔启康,过程都很顺利,但是之后均不了了之,周美凤的礼乔启康也不收,总是一副笑面虎的样子,对于周美凤的殷勤婉言谢绝,又次次欣然赴约,这不禁让周美凤心里直打鼓。她从未接触过如此难缠的领导,但是面对如此巨大的工程,她不得不又一次的向乔启康送来了邀请函。

  但是对于这次宴请,乔启康居然只言片语也没有和我说,我总不能舔着脸去问乔书记今天中午有没有业务招待之类的话吧?侧面去找曾秀萍似乎也不太合适,毕竟曾秀萍对于乔启康的事情似乎根本插不上话,更不用说在这样一个美女的面前,让曾秀萍出面无异于针尖对麦芒,于事无补。

  「周姐,乔书记没和我提起今天中午有饭局的事啊!」我直接向周美凤说了实情。

  电话那头是久久的沉默,周美凤大概已经意识到了问题出在哪里,她什么都没说「哦」了一声之后挂断了电话。

  而这之后,我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我听到乔启康的办公室门的锁门声,他西装革履步履铿锵的整理着领带,似乎没看见我似的往楼下奔。

  「乔书记,急着要出去吗?」我赶忙喊道。

  「没事,你中午直接回去吧……」乔启康走的飞快,楼道里回响着他说话的回音,「噔噔噔噔」皮鞋后跟着地的声音越来越小,看着窗外,我似乎看到周美凤焦急的面容上,久久无法散去的愁容。

  「银海大厦!」我脑海里想起刚刚周美凤向我提到的地点。我赶忙驱车前往。银海大厦是距离市区较偏远的一座五星级集饮食住宿一体的酒店。一楼是宴会大厅,一般用于开会、婚宴之类,二楼是高档的包间,有小桌、中桌、大桌和超大桌的分别,最小的可以做5 个人,最多的可以做30多人。虽然地理位置偏僻,但是属于人气较旺的餐饮住宿之地。加之位置较偏,周围绿水树荫围绕,环境可谓雅致。

  我走的便道,因此早早的到了银海大厦,我见今天周美凤一身素雅的长衣,身着银白色长裙,胸前标志性的一串迷人的钻石项链,搭在两颗肥硕的乳房之间,衣领低到半颗乳房都露在了外面,一头完美的大波浪披肩发掩饰了她的美胸,也将一副俊秀的面庞衬托的格外的迷人,她见我来,不禁化去了脸上的不安,朱唇轻起,露出了皓白的牙齿。

  「小峰,你不是说你不来了吗?」周美凤道。

  「我这不是不放心你吗?过来看看。」我说。

  周美凤眉头一皱:「不知道乔启康要搞什么鬼。」

  「没事高姐,有我在!你告诉我几号包厢,我先上去,你在这里接待乔启康!」我说。

  周美凤皱着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你要干什么啊?」

  「你放心高姐,有我在没问题的!」我说。

  「3 楼贵宾6 号!」周美凤说。我应声便走了进去。

  我到包厢后,在窗户上正好可以俯瞰到在门口等待的周美凤。这个角度正巧可以看到她长裙包裹住的完美的身形,虽然产后周美凤身材走样,但是她肥硕的臀部还是依旧迷人至极。在这初秋的季节,衣服还穿的不太厚,那两半肥臀映着长裙清晰可见,如果不注意,可能会以为这是一个少女的臀部,挺拔完美,多想伸手去抓抓看啊!

  不一会儿,乔启康搭着出租车就来到了酒店门口。周美凤礼貌性的上前去迎接。乔启康也带着笑容迎了上去,他主动的握住了周美凤的手,而这一刹那,周美凤的身子怔了一下。乔启康的左手划过周美凤的腰,一下子抓在了周美凤的令人垂涎欲滴的肥臀之上。周美凤本能的推开乔启康的手。

  进了包厢之后,我躲在了隔壁包厢的上菜间中,这两间包间的上菜间是相连的,所以只要门不关上能够清晰的听到乔启康和周美凤的对话。

  中午的银海国际人流很少,所以加之乔启康要求服务员出去,因此包间里甚至相连的五六个包间都是空的。

  「乔书记,好久没见,你还是这样年轻!看起来像20多岁的小伙子一样!」周美凤客套道。

  「哈哈哈哈,过奖了周总,你事业做这么大,早就有所耳闻,没想到还是个大美女,真是不容易!」乔启康回道。

  就在周美凤和乔启康如此寒暄一阵之后菜品很快就上齐了,而与此同时,乔启康频繁的给周美凤斟酒。

  「乔书记,我真不能喝太多酒,今天请你出来……」还没等周美凤说完,乔启康就为周美凤斟满了酒。

  「周总,酒桌谈事就一定要把酒杯盛满,没有诚意的饭局我是不会参加的!」乔启康有些愠怒的说道。

  「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周美凤答道。

  只听咕咚一声,周美凤将器乔启康刚为自己盛满的酒一饮而尽说道:「乔书记,承蒙你对我的抬举,从来不会拒绝我的请客,我对此深表感谢,这一杯为我的感谢酒。」说着,周美凤自己为自己斟满第二杯酒,端起酒杯恭恭敬敬的对乔启康说了第二句话:「我虽为女人,但是行风举止不会逊于一般男人,在此我向乔书记赔礼,如有不到位的地方,敬请谅解。」说着,周美凤饮下第二杯酒。紧接着,周美凤要给自己斟满第三杯酒:「几次邀请乔书记,我都未曾表明我的心志,我希望乔书记给我一个机会,我会用我最大的努力来为新区建设添光,我会用十二分的努力完成乔书记梨花新区办公楼的项目的!请乔书记给我这个机会!!」说着,周美凤饮下第三满杯白酒。这下,不禁让乔启康对眼前这个丰乳肥臀的女人刮目相看了,往常柔弱不已的女人这雷厉风行般的三杯酒下肚,不但是在给自己示威,也是表明了自己的决心。很显然,乔启康对于周美凤这样绝美的单身母亲是格外觊觎的,没曾想周美凤早已看透了自己的阴谋,并且开局前给了自己这样一个下马威。好在今天只有周美凤和乔二人在,周美凤算是给了乔足够的面子,这乔启康自己也是心知肚明的。想来乔启康还是太心急了点,他无奈之下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淫欲。

  乔启康清了清嗓子,他已然被这样一个强势的女人震撼住了。他看着周美凤坚毅决绝的表情,内心居然有一丝畏惧之情。然而眼光落在周美凤那半露出来的美乳上,突然内心一动,一阵空调风吹来,带着周美凤身上迷人的香水味,迎着乔启康扑面而来,这难掩的诱惑又是如此赤裸裸的呈现在乔启康的眼前。他才被抑制下去的情欲似乎又开始蠢蠢欲动,如此顽劣的女人,这对于任何一个位于至高权力之上的男人来讲,无不是一个迷人至极的挑战。相比较那些送上门来的货色,这样的女人似乎更加的令人着迷神往,更何况周美凤那丰腴性感的身材,还有那娇媚的面容,无一不能挑起男人最原始的冲动。

  "好!周总可谓女中豪杰,如此豪爽,我深表佩服!你对于新区项目的决心之大可见一斑!我虽为主管建设方面的负责人,但是我从来不会收受贿赂,我要真正看到承包人的实力与决心才能放心的将如此重大的项目委任与他。今天看到周总如此气魄,实在佩服!我在此回敬你一杯,以表谢意!"乔启康话里有话。很显然他对于金钱的贿赂不屑一顾,因为前车之鉴李强,他更不可能在树立政绩的此时迷失了方向,另有对于周美凤的油盐不进,乔启康也颇为恼火,他虽心有不甘,但是仍旧心存欲念,只是换了一个策略,步步为营。

  「谢谢乔书记抬举,我只是希望在我创业转型的时候乔书记能够帮我一下,给我一个机会!」周美凤说道。

  「帮忙不敢当,这个项目是否由你中标,当然不是我说了算,评标机构自然会根据你和你的公司的实力进行评判,当然我也希望你有这个实力!」乔启康回道。这很明显把周美凤往远推,开始用官话套话来故意疏远周美凤了。

  「乔书记,我也和你明说吧,如果能够让我的公司中标,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周美凤回道。

  「周总,你这说的什么话啊,我身为人民公仆,怎敢向你们企业家提条件呢?你说这话这不是在害我吗?」乔启康故作生气的说着。

  「不敢不敢,乔书记,我说错了,我该罚!」说着,周美凤自己饮下一杯酒,她继续说道:「第一次和乔书记打交道,我觉得乔书记是非常正直、廉洁、率真、勤勤恳恳的人,我真心喜欢和你打交道,我觉得你为人和蔼可亲,视为非常值得尊敬的领导。这次我邀请您出来,也是很着急,因为项目开标迫在眉睫,我茶不思饭不想,都在为这个项目而准备呢!我今天请你出来,也是把你当成自家人,希望能够向你表达我的心意!」周美凤见乔启康如此易变,不得已放低了姿态来讨好乔启康。这似乎也正和了乔启康的胃口。大概来之前周美凤就心里有数,乔启康要的并不是金银财宝,而是美色,而这美色恰恰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经过前几次博弈,周美凤已经彻底摸清了乔启康的想法,她今天的穿着似乎也是为了这最后一搏。她不能让这个机会在眼前溜走,因此她告诉自己,这次饭局谈话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乔启康面对如此强势的女人的软磨硬泡终究还是露出了他的本性:「周总说这话太见外了,对于一个美女的请求我怎么能无所动容呢?」说着,乔启康举起了一杯酒,缓步走到周美凤身边,伸手绕住了周美凤的小蛮腰。周美凤感觉到乔启康手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腰上,还带着指尖轻微的按压与探索。真是时候的周美凤本欲发飙,但是她还是忍住了。周美凤带着笑,起身,以便将乔启康扶在自己腰间的手甩开。谁知道这样非但没有甩开乔启康的手,而乔启康顺势将手扶在了周美凤美丽的硕臀上。臀间的一丝抚摸不禁让周美凤脸颊一红,她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可乔启康还是仅仅的扶住周美凤的双臀,非但没有罢手,还在双臀间来回揉捏着。

  「乔书记,不要这样……」周美凤推脱着。

  「周总,既然你有托于我,为何到现在还如铁公鸡一般——一毛不拔呢?还是你真的不知道我要什么吗?」乔启康正色道。

  周美凤突然间愣住了,她其实早就料到会有这样一幕,但是她没料到的是乔启康非但没有被自己方才挥斥方遒的强势镇住,反倒是更愈演愈烈起来,他下决定吃定了周美凤这只上钩的鱼儿。周美凤内心百感交集,她知道我就在旁边,如果她呼唤,我可以立马出来。但是换言之,如果我「坏」了他的好事,也意味着这个梨花新区办公楼的工程也泡汤了。周美凤是否已经做好了用美色作为牺牲的准备了呢?更何况,对于乔启康而言,仅仅牺牲一次美色根本不算什么,这很可能意味着周美凤要成为乔启康的地下情人,负责周美凤此前所做的努力可谓功亏一篑。名节与事业孰轻孰重,这时候周美凤内心在打着鼓。

  正在这百感交集的时候,周美凤一把抓住了乔启康的手,乔启康一愣:「乔书记,我怎能不明白你的意思呢?我周美凤是知德感恩的人,如果乔书记祝我一臂之力,到时候我亲自将你需要的送到你手上!」

  乔启康突然一怔,他没有料到这个女人居然如此难缠。这无非是将这庄美事放在了工程中标之后,周美凤精打细算,她绝不会容忍事未办成辱了自己的名节,更何况周美凤深谙交际,她根本不可能出卖自己肉体与色相,对别人如此,对乔启康更是如此!

  在这双方僵持不下的情况下,酒席早早的散去了。周美凤看到我的时候已经满脸绯红,似乎她用眼神在感谢我今天的到来一样。乔启康走后,我开车送周美凤回去。路上周美凤一言不发,她一脸愁容的看着窗外,几度叹气。风将她的头发吹得散乱,遮住了她完美的胸型,似乎她也没有心思打理着凌乱的头发一般。
  "小峰,今天真是感谢你!"周美凤说道。

  「周姐,我可是一点忙也没帮上,别这样说!」我回到。

  周美凤似乎感觉到今天的酒席异常尴尬,似乎有点后悔让我去,但是有不得不对此说些什么,于是这样说道:「我一个女人家,面对这种场合毕竟会胆怯,我希望叫上你能够壮壮胆,其实你能来就很好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在私底下帮我多说几句好话。」

  「那你想好给乔书记怎样的回报了吗?我估计他要的你给不了?」我平淡的回答。

  周美凤听我这样说突然红透了脸颊,她看了看后视镜,我用余光发现她拉了拉自己的低领:「我当然知道他要什么,我虽然不是什么残花败柳,但是我也不会这样随随便便,他要的东西我给还是不给主要不在我,而在他!」

  周美凤这句话说的决绝,她很明确的表示,如同在饭桌上一般,如果事情办不成她绝对不会献身,但是如果事情可以办成,那这件事唯独缺的是一个牵桥搭线的人,譬如我或者任何一个他们双方信赖得人。我想到这里不禁抿抿嘴说道:「周姐,和乔书记这样的人打交道可能男人往往要好一些吧,像你这样貌美如花的女人,总是要吃点亏的!」

  「也许是也许不是,说白了人生一具臭皮囊,豁出去一点,这又算点什么呢?」周美凤似有似无的说着,到后面也只有沉默不搭一句话。显然今天与乔启康会谈的结果不是很理想。我暗自下决心,之后要为周姐努努力,帮帮她!

  将周美凤送回家之后,我紧接着感到了单位。我看到乔启康还没有来,我便在一旁休息着。想来中午的时候喝了不少酒,下午也不见得会早来单位。而这时候的办公室门口往往排满了等待见乔书记的人。乔启康心里也明白,面对这样一个巨大的工程,要找他送礼送钱的不在少数,然而他即使有贼心没贼胆。他心里琢磨着,如果不从周美凤那捞点儿东西,心里总是空荡荡的,而他要的不是钱,不是礼,而是周美凤这个人。面对周美凤这样坚毅的女人,乔启康内心充斥着亢奋与好奇心,或许是年轻的女人玩够了,他现在已经将目光放在周美凤身上不肯挪开了。对于乔启康而言,这个项目给任何一个人似乎都不成问题,唯独是这样一个重要的决定坐下后,有多少丰厚的利好在等着他。虽然他嘴上不说,但是内心里波涛暗涌,颇不宁静!他似乎在斟酌着如何打开周美凤的心门,如果仅凭这样一个工程,似乎还不足以撼动周美凤的芳心,而这样轻而易举得来的女人,似乎也不对乔启康的胃口。似乎冥冥之中,这两个人的博弈始终要牵扯到和他们关系都很密切的我,这是巧合,还是刻意为之?

  眼看着时间慢慢过去,我左等右等乔启康都未再来单位。于是驱车离开,准备晚上与李琴李君二姐妹的聚会。

  我先是赶到了航空公司人事处孙经理的办公室。孙经理是一个很标准的办公室白领,一个标标准准的中年男人。我敲门进去,顺带带了一份李君的个人简历,简单了说明了一下来历,也讲明了是曾秀萍让自己过来的。

  「哦,是曾书记的朋友啊,好说好说,让我看看这个……简历!」孙经理木讷的脸上突然间因为听到曾秀萍而变得满面春光,而面对正在发愣的我,他看了看我手中的简历,示意我递给他看。说是看,其实孙经理只是随便的扫了几眼。
  他点点头到:「不错,曾主席安排的人果然不简单,看简历就知道是个非常优秀的人。这个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明天你让……额……李君是吗?明天你让李君过来报道就好了。」说着,孙经理看了看李君的简历表:「一米六二,那就先带回去一套制服吧。」说着,孙经理在简历上哗哗签上自己的大名对我说道:「你拿上这份简历,到走廊尽头左数第三个门拿一套制服回去,就不收押金了,毕竟是曾主席安排的人,你回去趟李君穿上,明天一早到公司报道开始参加培训!还有,这里有一份视频资料,你一起带回去,让她有空的时候熟悉熟悉!」说着,孙经理递给我一本厚厚的资料,夹带着一张光盘,和一份刚刚他签过字的简历。
  「回去代向曾主席问好!」孙经理面带笑容地说着。我出了门之后就去孙经理刚刚说到的办公室去取制服。完后便朝着和李琴约好的地方敢去。

  路上,我给李琴打电话:「琴琴,我马上到你家楼下,收拾好快下来!我今晚请你吃饭!!」

  「峰哥……」李琴小声的说着,背后似乎有她婆婆的声音,李琴很胆怯,几乎有一阵子的沉默,过了一会儿她继续说道:「我现在不方便!」

  「怎么,有求于我现在还摆出了架子吗?」我问道。

  「不是不是……峰哥……我……」李琴辩解着。

  「你叫我什么?」我故意调侃。

  「哦……主……主人……」李琴愧疚的说着。

  「既然叫我主人,那就言听计从,我这个忙如果不帮你,你看哪个损失大?」我问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李琴说着。

  电话还没挂,只听电话那头有敲门声,传来了李琴婆婆的声音:「李琴,怎么接电话这么久啊……还锁着门呢?」

  李琴回到:「妈,我在换衣服,我要和朋友出去一下,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那你早去早回,走路慢点,小心孩子!」李琴婆婆回到。

  不一会儿,我就来到李琴家楼下。李琴几月不见,稍稍胖了些,但是肚子却始终没有变化。她看到我,什么也没说,突然间脸红成了一片,一声不吭的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我问道:「你妹妹李君呢?」

  「她这会儿可能在家里吧,我们一起去接她。」李琴说。

  路上,我对李琴说:「我后面袋子里放的皮内衣和跳蛋你自己穿戴好,这是之前给刘倩准备的!」

  李琴没有说话,只是乖乖的照做了。

  「张能知道你已经变得这么风骚了吗?」我问道。

  「关他什么事?」李琴红着脸说着。

  「难道你已经不在乎他怎么想了?」我问。

  李琴还是没说话。而在后视镜中,我已经看到李琴脱得精光,一双硕乳挂在胸前,圆鼓鼓的小腹也凸现了出来。我在后座上放着的是刘倩怀孕时做直播用的那套乳胶衣服,用在李琴身上似乎还稍显小。李琴怀孕虽然是月份大了,但是动作还是敏捷,一丛黝黑的木木丛林格外引人注目。一双美乳更是在车的走动下开始左右晃动起来。这套乳胶内衣,阴户是露出来的,双乳也有一个足够巨乳呼吸的大洞,穿在李琴身上,更显有一种丰腴成熟之美。穿戴好后,李琴便提上了裤子,穿好薄外套,拉上了本来散着的拉链。

  不一会儿,李君家到了。李君住在一个出租屋里,李琴给她打电话,她急匆匆的就下楼来。

  "好久不见肌肉哥哥!我好想你啊!"李君俏皮的打着招呼!

  「我也好想你,小妹妹!」我笑着回应。

  李君和李琴见面的时候高兴的简直要抱在一起了。

  「姐姐,你身上怎么这么热,你是不是穿多了?」李君上车后后问道。李琴一言不发摇摇头。

  "哇,姐姐你怀孕之后这乳房大了不少啊,真让人羡慕。"李君继续调皮的说着。这不禁让本身脸红的李琴更加的羞愧起来。

  "肌肉哥哥,真是麻烦你了,我找工作都要麻烦你,真是太不争气了!"李君继续调皮的说着话。

  「别这么说,我一直把你和你姐当成一家人,你就相当于我的妹妹一样,你有困难我有什么理由不帮忙呢?」我回到。

  「那今天晚上不如我请你和姐姐吃饭吧!」李君说。

  「这怎么行呢,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让你一个小女孩请吃饭,太失礼了,今天就全由我来安排吧!」我说。

  「那恭敬不如从命了!我今天跟着姐姐享一次福吧!」李君没心没肺的哈哈哈的说着。之后她就和李琴拉家常,聊天聊地,将车内的气氛弄得热闹极了。而我径直将车开到了市里环境比较好的一个自助餐KTV 门口。我带上了李君的制服,
拉着李琴,进了KTV.在包厢中,我一次性点了足量的菜品,服务员走后,锁上了门,打开了音乐,放着轰耳的DJ音乐,仿若整个房间都要震翻一般。

  我拉着李君,拿出制服。李君一看突然间喜笑颜开:「峰哥,你真棒,事情这么快就办成了!」

  说着,我示意李君换上衣服,看合适不合适。李君拿着衣服遮着胸口,她四处观望,企图找到一个可以避体换衣服的地方,然而四处空荡荡。李君不得已,竟有些忸怩。她看看李琴,李琴竟回避了她的眼神。而此刻我又示意她穿上试试看。不得已,李君转过了身,脱去了衣服,将包臀裙和修身衬衣穿上。

  李君的身材可谓标准,除了有一些赘肉,身形,臀型,乳型都足以调动任何男人的情欲。她白皙的臀部,被一条紧致的蕾丝内裤包裹着,两半臀型浑圆美丽,真让人忍不住捏上一吧。李琴面对自己的妹妹李君换衣服,竟看都不忍看,她知道,今夜又是自己妹妹的失身之夜,面对已经被强暴过的妹妹,李琴似乎有一种理所应当的愧疚感,因为她知道,妹妹可能也会有一天像自己一个抱着耻辱的心享受着这份扭曲的性爱关系。而这种关系的突破口需要由这个做姐姐的来打开,她认为自己理应给妹妹一个良好的未来与归宿,未来既定,归宿也将从今夜落定。
  李君的包臀裙穿好了,李琴突然间起身帮她拉上背后的拉链。包臀裙将李君完美的臀型凸显了出来。然后是修身衬衣,修身衬衣在李君身上也是极为合适的。胸前两颗圆滚滚的巨乳完美的撑起了洁白的空姐制服。最后是盘起的头发,还有头顶的一顶帽子,和领口的一朵精致的蝴蝶结。

  转过身来的李君几乎惊艳至极,我几乎可以想象在飞机上站立的这样一个爆乳萝莉将吸引所有在坐的男乘客。面对我目瞪口呆的样子,李君羞涩一笑。一方面是即将圆了自己的空姐梦,另一方面自己变得如此美丽,李君似乎也是始料未及。我站起身,走到李君身前,轻轻的解开被美胸绷的紧紧的中间的扣子。「嘣」仿若是开了一扇窗一般,李君胸前被撑起一个口子。我伸手进去,抚摸到了李君完美的乳型,隔着成熟女人才有的蕾丝胸罩,抚摸着许久未曾尝过的年轻的巨乳。李君开始挣扎,但是身后的李琴抓住了李君的手。

  「琴姐,你干嘛!」李君有些生气的说。

  「李君,姐姐也是情非得已,你今晚就委屈一下吧!」李琴言语低沉,不敢直视我的眼睛。然而双手还是仅仅抓着李君。

  「从今天开始,你和你姐姐一样成为我的性奴,任我玩弄,听我安排!」李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拼命的摇着头。她的帽子先掉在了地上。

  「不要,峰哥,我还要结婚生孩子,我知道今天麻烦你了,但是求求你,放过我,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李君恳求道。

  "你作为性奴就是最好的报答,难道你忘记了我给你开苞的事情了吗?你早就是我的女人了,还和谁结婚?和谁生子呢?"我说着,一面解开着李君的扣子,一面拉下她的胸罩,双手伸进李君的衬衣蛮狠的揉捏着李君丰硕的奶子。年轻而有弹性的乳房触感滑顺,就连乳头都精致的犹如黄豆一般大小。这第一次没有仔细享受过的香乳,在今天的KTV 里,播放着劲爆DJ的房间里,我正贪婪的享受着。

  被李琴紧紧抓着的李君渐渐地开始不反抗了,她似乎任命一般,李琴结婚之夜破处的噩梦再次在李君脑海里回想。而这时候的李君面对强暴自己的男人,竟也开始妥协不再挣扎了。只是她闭着眼睛,任我玩弄着她的胸部,隔着内裤搔弄着她的阴户。李君虽只进行过几次性爱,但是私处却是异常敏感的。在我挑弄没多久之后,淫液就如泉水般涌动出来,隔着蕾丝内裤顺着大腿内侧流了下来。
  「李君你也是够风骚,年纪轻轻的开始穿蕾丝内裤,你是不是今天已经准备好让我操啊?」我挑逗李君道。

  李君一言不发,既不挣扎,也不说话。我拨开李君的内裤,撸起她的包臀裙,触碰到李君两瓣诱人至极的阴唇。这是少女的阴唇,娇嫩而美丽,弹滑而紧致。我一只手指探入,李君突然间浑身一紧,却仍旧一言不发。李琴见妹妹不抗拒了,开始解开自己的衣服,露出了方才在车上穿的乳胶皮质内衣。这时候已经被开发情欲的李君看到姐姐已经堕落至此,居然呼吸急促起来。

  「姐姐,你也……」李君说道。

  李琴默默点着头对李君耳语道:「妹妹,你放心,你很快就会享受和男人做爱的!我是你姐姐,不会害你的!」

  李君闭眼不做任何回应。而这时候,李君的衣服已经被脱去,露出两只高耸的美胸,穿着皮衣的李琴俯身下去舔吮着李君的小乳头,李君被上下夹击,胯下淫液更是如开闸之水,一发不可收拾。

  我脱下了李君的包臀裙,一面淫液弄脏了今天的制服,李君居然就在我指头的按摩下达到了第一次高潮。我和李琴将李君抬到了沙发上。李君瘫软着身体,裸露出粉红的阴户,在KTV 的沙发上喘息,胸口的硕乳随着呼吸上下左右晃动着。
白皙诱人的身体更是迷人至极。我将KTV 的话筒放在李君的嘴旁,喘息声被放大到最大,充斥着我的鼓膜。我解开裤腰带,掏出早已勃起的大鸡吧,在李君的胯下轻轻拍打,沾着李君下体溢出的淫液,不一会儿阳具就晶莹剔透了。

  而这时,李琴穿着皮内衣跪过来开始贪婪的吮吸着我的大鸡吧。我将话筒放在李琴嘴旁,只听那咕咚咕咚贪婪的吮吸声响彻房间。李君似乎被情欲荡漾的姐姐所感染,突然间看着姐姐给我口交,开始主动的抚摸自己的阴蒂,并开始自顾自的呻吟起来。听到妹妹呻吟,李琴也开始不顾形象的呻吟,于是乎,伴着DJ的音乐,两个女人的呻吟声成了整间房子的主旋律,而这种声音似乎又互相催情的作用。不一会儿李君便红透了脸颊,一手抚摸着乳房,一手轻抚阴蒂。

  我轻轻推开李琴,挺着为李君开包的大鸡吧,对准李君的小阴户,刺溜一下插了进去。李君体格小,因此阴道也是格外的紧致,堪比首次破处一般。一阵无以言语的酥麻之感从龟头处传来。我就轻轻的抽插,伴随着DJ的鼓点,而李君也疯狂的叫着,形成了KTV 里独有的做爱连奏曲。李琴举着麦克风,一手在李君的胸前滑弄着,李君已经进入了状态。肥乳横飞,唾液四溢,胸前的乳头也渐渐挺拔起来。这副身躯,是极为少见的少女之白色,乳晕也发着粉红,加上那紧紧吸着大鸡吧的馒头逼,可谓极品。

  我感受着李君阴户带来的阵阵快感,也不断的刺激着李君的阴蒂。这一次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叫床声,似乎比第一次破处更加亢奋,更加疯狂。李琴面对自己的堂妹被我爆操,竟也情欲高涨,不断地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和阴户。而那汩汩乳汁,也随着按摩流到李君的身上和我们的交媾之处。随着爱液与乳液的交织,李君的私处愈发的润滑,而我也随之愈发的往李君子宫深处花心探索,李君被插的阵阵痉挛,弹滑的肉壁不断的紧紧抓住我的鸡巴,简直让人欲仙欲死。在经历了第二次阴道高潮后,我拔出了李君体内的鸡巴。

  转而让皮衣母狗李琴弯下腰来,露出了桃型的完美臀部和丰满的阴户。因为阴户放上了跳蛋,因此也早就淫液连连。可是这时候我已经对李琴的阴户不感兴趣了。我伸出大拇指挑弄着李琴的阴户,而将淫液引到肛门处。李琴先是肛门一紧,但是随着我的润滑,她渐渐的放松了。想来这也不是第一次开苞后庭了。不一会儿,拇指就可以在李琴的肛门出入自如了,我朝着李琴的屁眼啐了一口唾沫,便将硕大的鸡巴抵住了李琴的肛门口。我用力一顶,李琴几乎惨声叫出来。这时候李君体内粘在阳具上的淫液已经要干了,我索性直接插入李琴的骚逼中润滑一会儿,然后拔出插入李琴的肛门。就这样来来回回,不一会儿,李琴的肛门就已经被润滑的可以插入龟头了。这样来来去去,当我的鸡巴可以来去自如的在李琴的肛门里进出时,我拉起了李琴,从背后搂抱着李琴的身体,抚摸着她被乳汁胀大的奶子还有那浑圆的孕肚。

  相比较李君,李琴就要安静得多,她是一直极为闷骚的母狗,有快感但是不表达出来,只在自己心中暗爽。那阴户流出来的淫液就是明证。早已经超过妹妹李君,滑落到KTV 的地毯之上。

  而今夜,连战了俩姐妹,我突然间有些累了,抱着李琴坐在了沙发上。李琴熟练地在我胯下摆弄着丰臀,肛门如巨盆大口一般吞噬着我的阴茎。生怕被妹妹李君抢了去。而这时候李君也乖乖的趴在我胸前舔舐着我的乳头,宛然成了另一只温顺的母狗。

  今夜是李君成为空姐的一夜,而这个爆乳萝莉,也将成为空姐队伍中的一朵奇葩。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